今天nba直播赛事 > 都市小說 > 大刁民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冰山般的女子

nba鐩存挱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冰山般的女子

    番外《徽猷傳》即將進入小高潮,感興趣的書友可以搜索“仲星羽”或“zjzxy6”關注羽少微信公眾平臺閱讀二哥波詭云譎的特工人生。

    從市中心到房山,足足三十多公里,有近一個鐘頭的車程,商務車里的七人包括鋒哥在內,卻都覺得無比煎熬,哪怕這個叫梅沁的女人因為哥羅方的藥效一直處在昏迷狀態,但他們依舊仿佛能感覺出這頭“母老虎”身上所散發出的殺氣。

    梅沁就橫躺在鋒哥的腳下,鋒哥手里拿著一把鋒利的尖刀,反反復復地在那張安詳的俏臉上比劃著。

    坐在一旁的刀疤臉的青年忍不住道:“鋒哥,要不直接做了這婆娘,給死掉的和被抓的兄弟們報仇,還大老遠的拉到市郊去……”

    他還沒說完,便因為鋒哥犀利的眼神而閉上了嘴巴,在這個為數不多的小團伙里,只有鋒哥一人數次進出監獄,“權威”毋庸置疑。

    “不要急?!背蕩巴獾穆返乒庹丈湓諛前遜胬牡渡?,刀刃折射無數寒芒,鋒哥的聲音很冷,但也同樣不可挑戰,“小巴,還有多久能到地方?藥效就快要過了?!?br />
    負責開車的青年綽號“小巴”,看了看手機導航道:“還有幾分鐘!”

    鋒哥看向路兩旁,果然寬敞的道路已經變成了凹凸不平的小道,路兩旁開始變得空曠起來。鋒哥微微松了口氣,這人生地不熟的京城,總是讓他有種莫名的恐懼。剛剛在路上,他已經打定主意,待會兒如果能順利從姓梅的女人口中挖出自己想要的東西,就給她一個痛快,但如果這女人不配合,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只要把周衛國要的東西弄到手,回到涪城,兄弟們便可以跟以前一樣,吃香的喝辣的……

    想到這里,鋒哥不由得有些得意,真要說起來,自己還得感謝躺在自己腳邊這頭“母老虎”,如果不是她的“掃黑”行動打掉了在涪城威風凜凜的彪叔和羅爺,周衛國是無論如何也看不上自己這伙人的,以往彪哥、羅爺做大生意賺大錢,自己只能帶著兄弟們刀頭舔血混口飯吃,但接下來,嘿嘿,就不好說了!

    突然,鋒哥覺得自己小腿上上傳來一陣劇痛,低頭卻看到那在涪城有“母老虎”之稱的梅沁張口咬住了自己。

    鋒哥吃痛,但卻絲毫不生氣,只是將那把尖刀放在了梅沁的臉上。

    沒有哪個女人是不愛美的,哪怕是這世上最丑的女人,也會對漂亮的臉蛋有著無限的向往,更不用說保養得如同二十八歲的梅沁了。

    面對即將在自己臉上留下永久傷疤的尖刀,梅沁不得不松口:“無恥!”

    鋒哥突然覺得很好笑,混黑道的有幾個會把這樣的話放在心上,敢情這傳說中的“母老虎”不是當官當傻了吧?似乎她這么一開口,預想中的肅殺之氣卻削弱了很多。

    鋒哥突然覺得有些釋然——再怎么著,這也是一個人,而且還是個女人。

    商務車靜靜地滑過一片雜草叢生的地帶,便停在一處廢棄的廠房前的空曠水泥地上。

    鋒哥做了個手勢,包括刀疤臉在內的四名手下當先下車,勘察了周邊的環境,確定了廢棄廠房里沒有任何人后,這才遠遠地沖鋒哥打了個手勢。為防止梅沁發出聲音,臨下車前,鋒哥伸手褪下了梅沁的長筒襪,揉成一團,捏著梅沁的俏臉,塞進了嘴里。

    廠房似乎已經廢棄了很長時間,諾大的廠房里空蕩蕩的,只有幾張破桌子和幾把破椅子,鋒哥將梅沁反綁在一張椅子上,但吩咐小巴去弄點吃的回來——這一晚上都在折騰,兄弟們從下午開始就滴水未進,再好的身體都抗不住餓三頓。

    刀疤臉的青年見鋒哥還沒有動手的意思,扔了根煙過來道:“鋒哥,要不我去陪這頭‘母老虎’聊聊?”說著,發生幾聲干干的淫笑。就連鋒哥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被稱為“母老虎”的女人的確風韻猶存,近四十的年紀看上去卻如同三十不到,平日里定然保養得不錯,剛剛伸手去脫她的長襪時,那張俏臉上的羞怒,某個瞬間還當真刺激得向來意志堅定的他都有些心猿意馬。

    “疤子,你飯都沒吃,你還有力氣?”鋒哥看著綽號“疤子”的刀疤臉青年笑著道,“不急這一時半會兒,等小巴弄來吃的,你再去。你現在把樂子都用完了,待會兒這漫漫長夜,兄弟們可怎么度過?”

    看著鋒哥輕揚的嘴角,疤子心領神會,兩人同時發出嘎嘎的壞笑聲,同樣的事情兄弟們在蜀中也不是沒有做過,反正那姓梅的女人是死定了,這樣寂靜的夜里,讓她臨死前再發揮一些余熱,給兄弟們弄些“福利”,也就當幫被槍斃和被抓的涪城黑道的兄弟們要回些本錢吧!

    鋒哥和疤子蹲在廠房門口抽煙,煙霧很快便隨夜風飄散,就如同那些隨“掃黑”消失在涪城的罪惡。

    腳步聲響起,疤子下意識地去摸刀,卻被鋒哥摁?。骸白約喝??!?br />
    果然,剛剛去幾個不同的方向探查附近情況的幾個兄弟都陸續回到廠房門口。

    “鋒哥,最近的住戶都在兩里地以外?!?br />
    “我這邊也一樣!”

    鋒哥點了點頭,這地方他是找在京城混的涪城老鄉幫忙找的,沒想到那兄弟做事還挺靠譜,否則以他們幾人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別說找這么個廠房,估計一上路就兩眼一抹黑了。

    疤子將煙頭狠狠地在水泥地上摁滅:“媽的,不等了,我先瀉個火,好幾天沒碰女人了……”

    鋒哥皺眉,但卻沒有阻攔疤子,也許讓他先去嚇唬嚇唬那頭“母老虎”,自己待會兒再跟她談心的時候,應該會省力不少。

    剛剛探查回來的兄弟朝疤子的背影笑著喊道:“你小心點,別說母老虎一口給吃了!”

    吃了!疤子在心中獰笑,就算被吃了,今兒都要好好嘗嘗這母老虎的滋味!

    被縛住手腳的梅沁看到緩緩向自己走過來的疤子,那張原本還算鎮定的俏臉上終于露出一絲驚恐,她不敢想象,自己接下來要遭受什么樣的非人待遇。她甚至想咬舌自盡,可是自己的舌頭卻被口中的襪子死死壓在下方動彈不得。

    這幫混蛋!

    混蛋,這或許已經是受過良好教育的梅沁所能想到的最惡毒的語匯,如果還在涪城,自己一定會讓這幫家伙不得好死,可是這里是京城!

    “梅老虎,美老虎,嘖嘖嘖,說句老實話啊,在此之前,我還真不知道,讓整個涪城黑道聞風喪膽的母老虎居然是個大美人兒!”疤子桀桀笑著,摸著下巴,圍著被綁在椅子上的梅沁走了幾圈,最后徑直蹲在梅沁的面前,目光猥瑣地從那裸露的腳趾開始向上打量。

    “嘖嘖嘖,都說你快四十歲了,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看看這漂亮圓潤的小腳,看看這光滑的皮膚,梅書記,你不會是為了升官,謊報了自己的年齡吧?”疤子將臭烘烘的嘴巴湊到梅沁的耳邊,低聲笑著道,“不過沒關系,不管你今年是二十八還是三十八,我不在乎,都說四十歲的女人如狼似虎,今兒就讓我疤子好好伺候伺候你這頭母老虎……”

    梅沁此時羞憤交加,甩掉梅家派在她身邊的保鏢,她只是想單獨約見樂家的那個胖子,她看人很準,胖子雖然平日里嘻嘻哈哈一副不靠譜的樣子,但心地卻是善良的。如果他肯出面去勸一勸灼曦,或許那個倔強的孩子還會改變主意。旁觀者清,哪怕灼曦一直不說,但從小如同姐妹般跟灼曦灼薇姐妹一起長大的她又如何不知那面冷心熱的姑娘其實早就對那樂胖子死心踏地??墑敲幌氳階約涸暈囊蛔琶釔?,卻實實在在在地成了一招把自己送入地獄的臭棋,而生生將自己逼進了死局。

    梅沁竭力地昂起自己的頭避開那張臭烘烘的嘴巴,但她卻是這樣,這個刀疤貫穿眉眼的家伙卻越是興奮,那雙不老實的臟手已經摸上了她的膝蓋。

    對于女人來說,生命是重要的,但有些東西卻來得比生命更重要。

    梅沁還沒有嫁過人。因為眼高于天的梅家幺女從記事以來,就沒有哪個男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她曾一度認為自己是不是不喜歡男人,但仔細考量過后便得出結論——不是不喜歡,而是這世上根本沒有值得她去用心的男人。

    所以梅沁把自己的全部生命都奉獻給了工作,她是蜀中省有史以來第一個文職身份獲得二等功的女警察,又是蜀中省從文職轉向刑偵崗最成功的女支隊長,也是蜀中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女公安局長。就算升職到地方上當了政法委書記,她一樣在涪城掀起了一場令黑道巨擘們都聞之色變的“掃黑”行動。

    不知為何,疤子突然發現這女人眼中的恐懼似乎瞬間消失得一干二凈,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臉的剛毅,那冰涼的眼神看著自己,就如果看待一個死人一般。

    這不是疤子想象的過程,沒有哪個男人喜歡一個冷冰冰的女人,哪怕是反抗,也好過如同一座冰山。

    番外《徽猷傳》即將進入小高潮,感興趣的書友可以搜索“仲星羽”或“zjzxy6”關注羽少微信公眾平臺閱讀二哥波詭云譎的特工人生。另外,你們想看番外《弓角傳》嗎?想看,來吧!

今天nba直播赛事 www.dmxylk.tw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