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nba直播赛事 > 都市小說 >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 > 468章 ??湍粽?,欲殺圣人

nba鐞冨憳鎺掑悕 : 468章 ??湍粽?,欲殺圣人

    天地既然有規矩,大涼既然不需要這么多圣人,那就只有一個選擇。

    殺圣。

    除了范文正這位儒家正統的圣人,其余圣人都只能死。

    但殺圣何其艱難。

    劍魔城的孤獨不說不受女帝管轄,就算聽女帝旨意,可他已經自剜雙目,還有能力殺圣人?就算能殺,他殺得了幾位?

    現在大涼讓女帝頭疼的就有墨家矩子和草冢圣人。

    未來或許還有更多,所以女帝需要張河洛去臨安,借助她的能力,讓天下盡可能少的出現圣人。

    若真有人連張河洛都無法壓制而成圣,那也只有一種選擇。

    殺圣。

    或者,逼圣人離開大涼。

    當然,女帝心中最好的計劃,則是李汝魚按照她的期許,借助一龍同根之局,以大涼國運趙室皇氣為養分,迅速成長起來。

    以劍道成圣。

    如此,李汝魚便將是這片天地的規矩之劍。

    ……

    ……

    李汝魚并不知道女帝的想法,他現在很愁苦。

    墨巨俠是位圣人。

    從徐弱和姬月口中,已經明確了這一點,那么接下來,自己如何解決墨家這個麻煩,總不能真讓墨家為了所謂的非攻兼愛而繼續刺殺名將罷。

    也便罷了,關鍵是墨家死士只刺殺天策和太平兩軍的名將。

    這讓禁軍很難受。

    可要解決墨家,就得先解決墨巨俠這個圣人。

    李汝魚壓力巨大。

    尤其是現在姬月來了,那名有可能是聶政也有可能是劍魔獨孤的??鴕怖戳?,自己一個人有些力所未逮。

    憑自己的劍道,不被殺就算好。

    當然,李汝魚也渾然不懼,是以根本沒打算離開。

    望著山巔,李汝魚對身旁的徐弱說道:“你不是說姬月有野心嗎,就不怕她上山殺了你墨家矩子,你還有心思在這里看熱鬧?”

    徐弱哂笑一聲,“那可是矩子?!?br />
    你家夫子和劍魔城的獨孤這兩人不出,世間大概還找不出人能殺得了矩子,畢竟墨家矩子以俠義和機關術聞名天下,并非只是靠嘴皮子功夫。

    矩子的劍,本來就很高。

    山巔上,姬月望著那位渾身布滿塵埃的矩子,看了很久很久,直到月華初升。

    姬月確實很想出劍殺了他。

    只要他一死,墨家依然掌控在自己手上。

    可自己殺得了?

    這一次的失策,并不是自己的主意,而是蜀中那人的意思,可能他也沒想到,墨巨俠真的就是墨家矩子。

    所以才會讓徐弱去。

    更失策的是尾隨徐弱之后,伺機而動的兩名墨家死士,實力不足不說,甚至還反水,徹底和徐弱站到了一起,跟隨墨巨俠。

    自己和蜀中那人更沒有想到,墨巨俠成圣后,非但沒有聯絡墨家死士繼續發揚墨家大義,反而去了一趟臨安見女帝。

    如今又和李汝魚坐而論道。

    和李汝魚坐而論道后,卻陷入了當下的困境。

    姬月恨有些不解。

    李汝魚其人,以劍道彰名,以雷劈不死昭然天下,他文不如謝家晚溪,道不如天師府的張正常,他能說出什么大道,讓墨家矩子陷入這種茫然困境?

    但顯然矩子此刻所悟的道理,絕對不僅僅是墨家大義。

    姬月嘆了口氣,試一下罷。

    左手撐傘,右手緩緩撤劍,鏘的一聲,長劍出鞘,旋即出劍。

    山巔驟顯萬家燈火。

    姬月手中長劍,刺出之時,劍光爆裂隨影飄搖,竟化作星星點點飄搖在整個山巔,星火萬點,宛若這盛世黑夜里的萬家燈火。

    燈火飄搖,又匯聚成一條巨大的燭影。

    懸于墨巨俠之頂。

    姬月手中的劍,就名燭影,是墨家機關術打造。

    燭影搖曳。

    旋即轟然落下,刺破長空。

    山巔輕顫了一剎。

    一剎之間,整個山巔都仿佛籠罩在一片火海里,焦糊之味瞬間彌揚,山巔的一切生機,草木在瞬間被燒焦化成灰燼。

    就連山石,也在燭影的烈焰之下被炙烤得破碎。

    姬月只出了一劍。

    實際上她的劍道修為并不高,這一劍真正所依靠的,還是墨家機關術,燭影——看似長劍,實則就是一樁機關而已。

    正如墨巨俠先前懷中所抱的那輪太陽。

    其實都是墨家機關。

    一劍之后,姬月收回了燭影,在沒有修繕完好之前,燭影幾乎不能再用,只是一柄普通的長劍。

    姬月撐傘望著墨巨俠。

    手中的那把黑傘,上面已經遍布裂紋。

    墨家不是道家,要隱藏自己的異人身份,沒有道法遮掩天機,但無妨,墨家有機關術,手中的傘和山下那位??蛻砩纖畝放?,其實都是遮掩天機的機關。

    只不過那名??偷畝放裨誆菀徽?,毀在了安美芹手上,于是將自己的斗篷給了他。

    姬月只能用這把并不完美的黑傘湊數。

    再等些時日,墨家死士就能打造出完美的更甚于斗篷的傘,那時候墨家死士中的異人人手一柄傘,可遮掩天機后快意行走大涼。

    無懼驚雷。

    姬月嘆了口氣,烈焰散去,墨巨俠依然坐在那里,仿佛根本不曾承受過燭影的萬千星火一般。

    連身上的塵埃都依然如故。

    不愧矩子啊……

    下一刻,姬月渾身冰冷,只覺手腳如被束縛,渾身汗毛炸裂的同時,渾身每一寸肌膚都仿佛被人用刀在凌遲。

    內心甚至于靈魂深處,感受到發自骨子里的威懾。

    姬月幾乎以為自己成了一只螞蟻。

    一只站在高山之下的螞蟻。

    那座高山,就是墨巨俠。

    無他,只因墨巨俠睜開眼,看了一眼姬月。

    僅僅是這一眼,就讓姬月仿佛承受了萬千刀劍的凌遲,甚至產生了一種想要落荒而逃的念想,然而她卻感覺根本無法動彈。

    圣人之威下,眾生如螻蟻。

    墨巨俠根本不在意姬月是否對他出劍,他只是詫異于墨家機關術,更詫異于墨家竟然有人對自己出手——不過在李汝魚所說的道理前,這都無關緊要。

    墨巨俠闔目,繼續悟道。

    姬月這才從先前那螻蟻一般的狀態里跌落出來,僅僅是墨巨俠睜眼闔目之間,姬月發現自己已經渾身濕透,仿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

    暗暗嘆了口氣。

    只能等了。

    不過姬月不甘心,在等之前,其實是可以試一下能否殺得了墨巨俠。

    自己不行,還有那名???。

    自己的劍道本來就很弱——墨家機關術對上墨家矩子,確實是有些貽笑大方——墨巨俠可是墨家機關術的祖師爺。

    但那個人的劍不一樣。

    如果能殺墨巨俠最好。

    如果不能殺,那也無妨,大不了自己和墨家一拍兩散。

    姬月踽踽下山。

    來到山下,看著和徐弱并肩而立的李汝魚,心中忽然一動,示意那名??透謐約荷硨?,上前來到李汝魚面前,笑道:“你好像一點也不擔心墨家矩子會殺你?”

    李汝魚呵呵冷笑一聲,“墨家的兼愛大義,注定墨巨俠不會是一個血腥圣人,我有何懼之有?!?br />
    姬月哦了一聲,絲毫不在意徐弱在旁,話語之中頗多唯恐天下不亂:“若是矩子悟道歸來,欲要籠絡天下墨家死士止戰,必然會殺盡大涼名將,殺得大涼無力再戰,你就不擔心這一點?”

    李汝魚沉吟半晌,“你似乎是站在蜀中的立???”

    這是彼此皆知的事情。

    姬月嘆了口氣,“沒辦法,蜀中那邊給的條件好,只要一統大涼,就奉墨家為大涼儒家正統,你可能不知道,但徐弱應該清楚,這是墨家一直追求的地位?!?br />
    李汝魚訝然,“為了地位,放棄了墨家大義?”

    姬月呵呵一聲,“并不沖突,墨家的大義是天下止戰。當然,我們大概沒有矩子那般的高深的境界,所以他才會被你說的道理給束縛在山巔。也真因為如此,我們才能更加的放開手腳,既在追尋墨家大義,又不被墨家大義所束縛?!?br />
    頓了一下,“徐弱,想必你也認同此理罷?!?br />
    徐弱默然了。

    他還真覺得姬月說的在理,但又隱然感覺哪里不對,只是他終究不是墨家矩子,對墨家大義的理解,遠不如歷代巨子。

    李汝魚哦了一聲,抬頭看了看天,岔了一句:“你是異人罷,為何說了這些話,不會引起天穹的驚雷?”

    徐弱在一旁提醒,“她手中的傘可遮掩天機,這是墨家機關術?!?br />
    李汝魚看向姬月身后的那名??停骸澳嵌放褚彩??”

    姬月點頭笑道:“確實如此,可遮掩天機的斗篷,是這十余年來,大涼的墨家死士傾力打造出來的,可惜在昌州被安美芹毀了一件,不過無妨,要不了多久,就會更完美的天機傘取代斗篷?!?br />
    李汝魚嘆服,“墨家果然高明?!?br />
    姬月和徐弱臉上皆有得色,墨家機關術天下無雙,豈會弱于道家。

    李汝魚又道:“但是我覺得姬月你可能想錯了,墨巨俠悟道歸來,他才是墨家矩子,屆時天下墨家死士皆知聽他一人之令,就算要殺,也會連蜀中和北方甚至北蠻的名將一起殺,這才是天下止戰的一條途徑?!?br />
    實際上墨巨俠很可能不會選擇這種。

    真正而論,刺殺名將確實是走向非攻的一條道路,但違背了墨家兼愛之意,難道那些名將就不應該在墨家兼愛之下?

    姬月苦笑一聲,“就不該對你抱有希望?!?br />
    李汝魚搖頭,“你想說服我和你起殺墨家矩子?”

    姬月冷笑一聲,“大涼女帝大概也如此想?!?br />
    李汝魚默然,沉默了許久,才道:“我想等等,看矩子歸來,他是否能接受我的道理,如果接受,那自然最好,如果不能接受,他要做出違背盛世的事情,我自然第一個要殺他?!?br />
    縱然是圣人也得殺。

    一旁的徐弱暗暗嘆氣,他是不相信李汝魚能說服墨家矩子。

    遲早有一戰。

    可惜自己已經斷了執劍的手,無法?;ぞ刈?。

    姬月哦了一聲,“那我現在要殺他,你是否能阻攔?”

    李汝魚又想了很久,搖頭,“不會?!?br />
    姬月點點頭,那柄已經只是普通長劍的燭影倏然出鞘,閃電一般刺向徐弱,將徐弱逼退之后,回身哼道:“出劍!”

    站在姬月身后,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也沒有存在感,甚至讓人感覺不到他生機的??臀叛?,手上的斗篷陡然鼓脹起來。

    轉身。

    按劍。

    滋滋滋滋滋滋滋……

    ??屯范ド嬌?,出現一點白光,在夜空中如一顆星辰。

    徐弱大驚,欲要去阻止。

    被李汝魚攔住。

    搖頭輕聲道:“攔不住,你現在上去只是送死,況且,那可是你們墨家的矩子,如今更是圣人,哪有那么好殺的,等著看便是?!?br />
    徐弱一想在理。

    況且先前山巔就有萬家燈火,姬月的燭影在矩子面前都蒼白無力,這個??偷陌綴韁?,大抵應該也傷不了矩子。

    披著斗篷,面目全非雙目已剜的???,卻盯著山巔。

    在??湍撬床患捻永?,在他的腦海里,山巔之上,有一輪炫目的光華,如黑夜中的明月,醒目至極。

    ??鴕恢卑唇?。

    頭頂那一點白光字啊滋滋滋滋滋滋滋聲中,如被風吹,開始向后滋生蔓延,一寸一寸,又一尺一尺,最后更是一丈一丈的暴漲。

    一道白虹懸于??蛻峽?,一直蔓延向后。

    而且還在不斷暴漲。

    幾十個呼吸后,那只有一點的白光,已經化作一道橫陳天際,長達數百丈的白虹。

    卻是劍形。

    白虹之劍。

    雖然在昌州見識過??偷陌綴韁?,但此刻顯然這名??統雋Ω?,這一劍幾乎是人間謫劍仙的風采。

    徐弱和李汝魚皆是震撼于這名??偷那看?。

    徐弱知道他是誰,是以并不意外。

    李汝魚不確定他是誰,此刻心中越發猜疑,難道這名??駝媸墻DС塹畝攔?。

    可若是獨孤,又怎么會被墨家姬月所轄。

    難道姬月更勝于女帝?

    這不合理。

    然而姬月很快給了答案:“如果連最強的??湍粽忌繃四尷?,那么這大涼天下,就算你家的夫子,就算劍魔城的獨孤來了,也殺不了?!?br />
    李汝魚嘆氣。

    果然,隨著天下武道的拔高,妖孽越來越多。

    說話間,??統黿?。

    起了山腳,落于山巔。

    那道巨大的白虹之劍,亦從半空,轟然貫入山巔。

    殺圣!

今天nba直播赛事 www.dmxylk.tw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